贝米钱包投资人找罗振宇索赔,胜算几何?律师这么说…

2019-01-06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贝米钱包的投资受害人波及面广,损失大,未兑付本金约为 40.9亿, 笔者深感痛心,但是从法律角度而言,消费者向相关广告发布者索赔成功的案例并不少见,但贝米的用户如果想通过向贝米的广告合作方进行索赔,不论是从现行法律规定还是从相关判例来看,依然存在比较大的难度。

最近,有篇媒体稿件《5.4万人被“罗振宇们”推进深渊的165天》在各大互金投资者群里流传甚广,文中提到,很多贝米钱包的出借人,都是通过罗振宇、吴晓波等节目的推荐而购买的。

而贝米钱包在2018年爆雷,相关负责人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被逮捕,据媒体报道,有5.4万人的资金无法兑付,由此引出两个问题,他们是否涉嫌虚假宣传,需要为此对投资人的退赔负责呢?为贝米钱包打广告、站台做推广的这些企业和个人,是否构成共犯?

罗振宇们等广告发布者,是否要对爆雷负责?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的的相关规定,广告主对产品的质量负责。而罗振宇的网络平台,比如罗辑思维等节目,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广告发布者,而贝米钱宝,则属于广告主。

根据《广告法》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也就是贝米钱包依法承担责任。而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者作推荐、证明的,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也就是说,如果罗辑思维等网络平台,如果要为贝米钱包的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第一,贝米的客户就需要证明其发布的广告是虚假广告或违法广告;第二,需要证明罗辑思维对虚假或违法广告是明知或者应该知道的;第三,不仅如此,还要证明贝米的用户的购买行为,与罗辑思维的推荐有因果关系等等。

第一,贝米发布的广告是否是虚假广告或者违法广告?

如果贝米案是以集资诈骗罪定性,则相关广告信息可能就属于一种诈骗信息,比如曾有一个消费者在看到湖北日报的一个广告后,被发布广告的商家诈骗,被害人通过某家报纸的广告信息获得了诈骗犯罪嫌疑人发布的相关招商信息,被害人受骗后前往警方报案,警方以合同诈骗罪立案。

该被害人随后起诉了发布该广告的报纸。法院就认定,因涉案广告刊登者以虚假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刊登广告,结合原告陈述其后期遭遇,以及公安机关以涉嫌合同诈骗立案的情况,可以看出广告刊登者其本意并不是真正欲“诚寻生产商合作”,而是涉嫌合同诈骗。因此就认定该广告内容为虚假广告。

当然,这种诈骗类案件认定虚假宣传,其实相对容易,这是因为虚假宣传是诈骗犯罪的犯罪构成之一。而贝米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是集资诈骗,直接认定其诈骗、虚假宣传就没那么容易。

比如,罗辑思维在2015年的一期节目中,罗振宇推荐一款名为“贝米钱包”的理财软件,表示自己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这行为属于一种典型的产品推荐。

而罗辑思维官方微博也发布一则内容:“哈啰,你是刚毕业的不久,赚的钱基本够自己吃喝的年轻人么?在成为未来的有钱人之前,有没有问过自己——我会有多赚钱?如果不会或者不太会,不要紧,在行的朋友来了。轻松理财,及时入账。不多说,我先去赚钱去了。”

这些商业宣传的内容,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来看,属于一种比较典型的品牌推荐,突出的是贝米钱包的“理财”“帮助赚”的功能,这种对贝米平台或者品牌的宣传,一般都难以定义为虚假广告。

这种对产品本身属性的宣传,是否虚假就比较容易认定。而贝米钱包这种形式的宣传,除非罗振宇发布的相关中,存在对项目信息,投资标的、运营模式的虚假宣传,否则如果是单纯的品牌宣传,认定为虚假宣传就存在困难。

第二,广告发布者对虚假广告的明知,更难证明

如果要广告发布者承担责任,证明广告内容为虚假广告仅仅是“万里征程第一步”,下一步的证明广告发布者对虚假广告是明知或者应该知道的则更加困难。

因为根据《广告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如果需要广告发布者承担责任,需要证明其主观上是明知或者应该知的。

广告发布者的责任是“核对”,不是“核实”,是一种形式审查。

根据《广告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建立、健全广告业务的承接登记、审核、档案管理制度。 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依据法律、行政法规查验有关证明文件,核对广告内容。”此处的“核对”,并不是“核实”,也就是说,广告发布者只对广告内容做形式上的核对,比如根据 广告商的工商登记经营信息,核对其发布的产品是否在经营范围内,广告内容是否明显违反犯罪等等。